日落

《无题(七)》

*《叶罗丽精灵梦》乱入


*对不起,我让他们Be了,都怪《叶罗丽》的编剧


*大家不要因为好奇去看《叶罗丽》啊,烂得我无话可说(这篇文都没人看,我又在想什么呢)


*以上记牢了?那,我们看下去吧


        在王默等人的努力下,人类世界终于摆脱了被冰雪彻底覆盖的命运。但是她们始终还是晚了一步,还是有不少人在那场冰雪中离世,比如:梁少华。


        派先生在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在天使兜兜的帮助下来到了灵公主的花海朝花圣殿。


        “你想复活这个人?”灵公主调用自身仙力查看了眼前的尸体,发现他被保护得很好,忍不住夸了一句,“尸身保护得不错。”


         “是的,多谢夸奖。”派先生淡淡地回了她一句 。


        “那么,你可知,如果我要复活生灵是需要有等价的能量的。”灵公主淡然开口道。


        “之前没有,现在知道了。”说着派先生摸了摸肩上的黑猫妮妮,因为不知为何自从来了这里妮妮便特别不安。


        “那么,你做好准备了吗,复活这个人类需要汲取同等的生命灵气,即一个人的生命力。”灵公主淡淡然开口希望派先生知难而退。


        “准备?”派先生笑了,“对不起,我这次没有带其他人来呢。”


        “其他人?”灵公主不禁皱了皱眉,这个人果然也像那些贪生怕死的人类一样,一边舍不得失去的生命,一边又不愿贡献自己的生命,“你不打算用自己的生命来交换吗,人类。”


        “人类?”派先生轻笑一声,高高跳起,轻轻抱住梁少华,“谁告诉你,我是个人类啊。”


        “什么!”灵公主被他的举动惊到了,她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子竟不是人类。


         “就算我是人类,我也不会用我的生命去换他的。”派先生轻轻抚摸着梁少华的脸,认真的神情不亚于考古学家对于出土文物。


        “为什么?他到底是你什么人?”一开始灵公主并未怀疑过二人的关系,但派先生的一举一动看得灵公主胆战心惊。


        “他是我一生的挚爱,”派先生温柔地在梁少华额头落下一个吻,“睡吧,少华,我很快就去找你。”


        “你,你们竟然……”灵公主一时也很难接受两个男子是这层关系。


        “现在,你知道原因了吗?我怎么忍心留他一人在这人世间呢。”说罢,抱起梁少华一步一步坚定地离开了。


《无题(六)》

*这次玩得有点大,不知道文笔能不能hold住


*如果hold不住,你们能不能原谅我(别想了,连看的人都没有好吧ヽ(  ̄д ̄;)ノ


*外科医生苏×历史教授罗  恋人向  多次元


        甘罗认识扶苏是一个巧合,但他认识扶苏以后就开始时不时做一个奇怪的梦,随着两人的接触,梦开始逐渐频繁。


        在梦里甘罗总是会看到那个与自己同名的大秦神童,和与扶苏同名的大秦大公子之间的故事,但由于史书对这位十二岁就不费一兵一卒就收赵国十几座城的神童并无颇多记载,因此连他这个历史系的高材生也不清楚梦中的一切究竟是真实还是单纯的梦境。


        而这件事和这个故事他在与扶苏相恋一周年时当做纪念礼物告诉了扶苏。


        身为外科医生,忙碌是肯定的,因此两人结婚时两人已相识七年,相恋五年了。


        他们结婚那天晚上,甘罗又做了同样的梦,但这次的梦比以往更加真实,因为这次他不再是个看客,而是甘罗本人,以他的眼去看这世界,感受他的感受,直到最后甘罗被带走时胸前的玉璇玑的温度彻底褪去,他才离开了甘罗的身体,又一次成为看客。


        突然,身边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他与那个甘罗,甘罗轻轻开口道:“这就是我和他的故事,我之后找了他两千年,可是我还是失去了他。”“请,请节哀。”他干巴巴地安慰道。


        “没事,都过去了,现在,我有去找他了,”甘罗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祝你们幸福。”


        梦境破裂,甘罗醒来,想起梦中的一切,不自觉得抱紧了身旁的扶苏。扶苏做了多年的医生,睡眠一向很浅,被他这么一抱便醒了过了,反手抱紧了甘罗,在他耳边轻声问道:“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甘罗摇了摇头:“他走了,他说,祝我们幸福。”扶苏想起四年前的那个告诉,紧紧地抱着甘罗说:“他去追寻他的幸福了,你也要抓紧你的幸福才不会辜负他啊,放心,我会一直都在的。”


*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写什么啊(捂脸,不忍直视)


喜欢

*建议配合云雀Cream的《喜欢》食用


*额,请原谅我稚嫩的文笔和脑洞


*应该是《真心话or大冒险》的前文吧


                                     一


         熟悉梁少华的人都知道,梁少华是很少下厨的,他也不怎么会做饭。所幸,直到现在,梁少华依旧还在学院学习,不需要过分担心他的一日三餐。为什么是不需要过分担心呢?还不是因为梁少华经常泡在图书馆,实验室等地遗忘了时间和吃饭。但最近,他的室友发现他泡实验室和图书馆的时间少了在寝室里做饭(大学嘛,哪个寝室还没个锅啊)的时候变长了。是的,做饭,然而并不是因为在学校食堂吃腻了而想改善伙食,而是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个人,一个他不应该喜欢的人。俗话说得好:想抓住一个人,一定要先抓住他的胃。即使是在学习上仿佛神一般的人在感情上也还是不免俗的。


                                        二


        学医之人的学习之路是很苦的,少数人会承受不了,选择回去复读重新高考,大多数人撑过学医的那七八年,就去医院实习、参与工作或者选择一个与自己苦学多年却一点关系也没有的职业,很少有人像梁少华一样选择继续进修。所以每年梁少华都不得不在忙碌学习的时候去参加各种各样的同学聚会。


        其实同学聚会是件无聊的事,特别是对梁少华而言,每次同学聚会不外乎于大家围在一起唠唠家常,吃吃饭,吃到高潮就开始回忆那几年的大(苦)学(逼)时光,而且这样的对话经常出现:


“少华,你还喜欢派老师啊?”“嗯?是啊。”(梁少华一开始总是低头自嘲一笑,而时间长了就只是礼貌性的一笑)


“少华,你还是看开一点吧,派老师一看就是喜欢兜兜老师啊!”“对啊对啊,没准还隐婚多年了,我上次还看到他俩从一栋房子里出来!”“我知道。”


“少华啊……”梁少华抬手看表:“我实验室里还有事,先…先走了。”


        但即使是这样,梁少华依然乐此不疲。


                                       三


        其实梁少华一直不知道的是,派先生和他一样。


        派先生一直都秉持着“君子远庖厨”从来不下厨,甚至连厨房都不会进。那为什么他到现在还能健健康康的活到现在呢?还不是因为他的竹马——兜兜的福。


        话说兜兜老师外表温润尔雅,写得一笔好字,也做得一手好菜。就是这样的一位老师最近有一个烦恼,因为最近总是把“君子远庖厨”挂在嘴上的人居然频繁出入厨房,并且出来之后手里总端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给兜兜吃,天真的兜兜一开始以为派先生终于良心发现来回报他了,但这些玩意真不是人吃的。


        直到有一天兜兜实在不想既糟蹋食物又折腾胃了,他问派先生到底是在报答他还是在谋害他。听了兜兜的问题,派先生一愣,随及说:“我看少华最近都瘦了,一定是为了学习没好好吃饭,我想做点东西给他补一补。”这一回轮到兜兜愣了:“不是,你谈恋爱居然不告诉我!”而派先生下一句话使兜兜彻底愣在原地。“没啊,我还没表白呢,我决定做出一个完美的菜再去和他表白。”


                                      四


        虽然身为全校最靠谱的老师,但他们也有着一个不靠谱的过去和一群不靠谱的好友,每年总有几个无聊的聚会让几个不靠谱的人相聚,回忆着那些年的不靠谱,说起最近的不靠谱。


        而这一次,这个无聊的聚会终于有了一个有趣的话题:派先生的爱人。不要说学生们傻,觉得派先生喜欢兜兜,就连多年好友们也这样觉得,因此这般无聊的对话总是出现:


A:“派啊,你怎么还不和兜兜结婚啊!”


B:“就是你给兜兜一个名号就这么困难吗?”……


        以前的兜兜总是七嘴八舌地解释而派先生只是在一旁散发其强大的气场。


        而现在局面终于可以反转了,兜兜轻飘飘地扔下一句“我和派之间从来就没什么,不过派现在有喜欢的人了,还是他的学生。”就溜去一边看戏,看看一向镇定自若的派先生手忙脚乱的样子,兜兜十分“无耻”地笑了。


        后面的事你们一定猜到了,不靠谱的人们故意玩起了不靠谱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①。在啤酒瓶不知转了多少圈终于瓶口指向了派先生,大家都发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声。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真心话。”派先生依旧淡定自若,根本没有在怕,然而,他已经踩进了这个为他精心设计的陷阱里“真心话,选定了就不要后悔了,对你喜欢的人表白吧!”“喂喂,这难道不是大冒险吗?”派先生有些不太懂这个游戏了。“是真心话啊,就让你表个白,过程是你自己的事,我们只要听到你表白就好了。”


        最后的故事你们也知道了,派先生如愿踩进陷阱,深夜去梁少华宿舍表白。


①我没有看不起这个游戏!我没有看不起这个游戏!我没有看不起这个游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脑洞大开,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人物性格?人物性格我吃了,不过《喜欢》还真的蛮好听的,我男神什么时候可以翻唱这首歌呢?(碎碎念碎碎念,吃手手吃手手)


*好像全篇意识流了……


冬至贺文

*冬至:你,你居然连我也不放过Ծ‸Ծ


我:没办法┐(─__─)┌我的脑洞看上了你


脑洞:明明是你自己的锅居然还有甩给我(๑ १д१)<好过分!


我:我不是,我没有~( ̄▽ ̄~)~


*冬至到了,大家有没有感到寒冷,有没有吃饺子,有没有喝羊肉汤啊?反正我只有感到寒冷,我想回家吃饺子了ಥ_ಥ,然而我只能出去吃


        梁医生的室友感觉最近梁医生非常不对劲。以往梁医生一下课就会往实验室钻,而最近梁医生一下课就去菜市场,菜市场誒!梁少华,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仙般的男人,居然会去菜市场,让那些爱慕他的女孩子知道她们不是要更加疯狂地追求他了?(咳咳,跑题了)然后梁医生一定会带一堆饺子皮、肉、胡萝卜、葱和香菇干①回来。


        再回来就是室友们不是很想面对的事,那就是梁医生用解剖生物的手法切肉、胡萝卜、葱和香菇干(少华,你清醒一点)。


        但室友们最痛苦的就是当梁医生煮好饺子让他们来试吃。倒也不是说梁医生的饺子有多难吃,只是梁医生的馅不是偏甜就是偏咸。太咸还好,大家可以多喝喝汤,但太甜就真的要命啊。而有时候的没熟就更他们抓狂。这时候大家都十分庆幸自己是医学院的。


         终于在冬至的前一天梁医生做出了接近完美的饺子。然而当室友要求再下几个饺子当晚饭时,梁医生却眼疾手快地将其它饺子收好。并郑重声明这饺子他要留着明天吃,室友们十分不解,今天还是明天吃有差吗?梁医生则表示你们自己看看日历。大家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翻日历然后都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纷纷表示少华真是深思熟虑啊,但他们都没注意到梁医生脸上不同寻常的笑容。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并没有见到梁医生,但他们都见怪不怪了,毕竟梁医生一直是全寝出门最早的,但到上课时,他们看到那个熟悉的位置空空荡荡的才意识到不对劲。


         下课后,他们冲回宿舍,打开冰箱,只见原本放饺子的地方只有一张纸,上面用他们熟悉的笔迹写着:


         室友们,昨天由于我不想打断你们的好心情,所以忘了和你们说我今天请假了,我回家吃饺子了,那个饺子皮还有一点,你们可以自己包饺子吃,不要太想我了,我明天就回来了。

                                                                          梁少华


【我(语重心长):少华啊,你跟派先生呆久了,不仅自恋了还腹黑了,你还是跟我在一起吧!✪ω✪


梁少华(一记眼刀):滚


派先生(舔嘴唇):少女,你的欲望真是纯粹啊,应该会很美味吧!


我(瑟瑟发抖):不,没有,我错了,派先生请放过我,我还年轻


派先生:那还不快写文,都这么多页了,我还没出现呢!


我:是,我马上去!】


         此时寝室里气急败坏,而梁医生正在回家的火车上悠哉悠哉。


        终于在傍晚时,梁医生来到了渊酒吧门口,但他并没有从正门讲,而是很熟练从后门进入渊酒吧。再偷偷走进派先生的房间,只见派先生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茶几上的高脚杯里还残留了一小口的葡萄酒。


        “派,我回来了。”听到日夜思念的声音,派先生一下子睁开了眼,看到眼前的人还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少华,你怎么回来了。”惊喜的情感溢于言表。“今天冬至,我包了饺子,想着回来和你一起吃。”说着梁医生还随便扬了扬手中的盒子。


        “好,你等我一下。”说完派先生便下楼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服了客人离开并顺利关了门。


        “走吧,”派先生向梁医生伸出了手,“我们去煮饺子吧。”“嗯。”梁医生将手搭上派先生伸出的手,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


①这是我最喜欢的饺子馅,真的好好吃(✪▽✪)


*这对cp我不能让它be了,每篇文都要甜甜的。


《无题(五)》



*emmmmmm,感觉这一对真的很有cp感啊


*《寻宝记》系列的漫画还是很好看的,强推


        布卡和麦克永远不会忘记两人初次见面的场景。两人初次见面是在埃及的一辆旅游车上,两人因有着相同丰富的知识面而针锋相对,可惜对数字不敏感的麦克在狮身人面像的时间问题上输给了布卡,而金字塔中无意的嘴对嘴成了二人互看不顺眼的开端,但两人是什么时候冰释前嫌的呢?或许是泰国两人无可奈何的连手,又或许是俄罗斯时那奋不顾身地相救,又或是更早以前,谁又知道呢?


        而现在,两个已经成年的小伙子忐忑不安地坐在咖啡厅的一个包厢里,回忆自己是如何爱上对方的。


        终于布卡先一步放弃,对于性格大大咧咧的他而言,何时动心已不是他的重点,重点是眼前人即心尖人。


        布卡喝了一口咖啡,吐出一口气,他说:“麦克,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认识了十多年了,我们一起经历过凶险,一起感受过快乐,所以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什么事?”心思较为细腻的麦克显然更加紧张。


        “噗,”布卡看着紧张的麦克,笑出了声,在他的印象里,麦克要么自信满满,要么自恋十足,还从未见过他如此可爱的样子,“我想说,麦克,我希望和你一辈子,不论是寻宝还是其他,我都希望陪在我身边的是你,我们交往吧,好吗?”


         麦克听完如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突然跳了起来,但片刻他又平静地坐下去。IQ极高的大脑飞速运转理解自己听到的词,然后组织应答:“好,我同意,那么余生还请多多指教,my dear。”


         “Of course ,my love。”


*我知道最后很中二,但是这两人在我看来就一直是两个中二的人,所以,请轻点吐槽┐(‘~`;)┌


《真心话or大冒险》

*灵感来源于我同寝的一个妹子


*人物属于由大,OOC什么的属于我


*派先生是梁医生的解剖学老师,兜兜是马列老师,梁医生是医学院的在读博士生(注:我不是医学生,所以他们会学什么我完全不知道,请不要diss我)


*这次大家都是普通人


*对,就是你们所熟知的那个老梗


        身为医学院的学生,修仙是常态。


        这天凌晨,梁少华和同寝的同学们还在电脑前写论文,突然安静的寝室里响起指节敲击窗户的声音,而且虽然只有三声,但节奏感十足。


         坐在离窗户较近的男生小心翼翼地来到窗户边,打开自己的手电筒,光亮中,他看见了自家解剖老师的脸,不禁愣了愣,而派先生只是手指了指窗户,意示他打开,男生呆呆地打开窗户,一阵冷风吹进,他打了个哆嗦,清醒不少,便问:“老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我找一下梁少华同学。”依旧是上课时那平静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男生点了点头,走向梁少华的桌边,拍了拍梁少华的肩:“少华,派老师找你。”听闻,梁少华的眉皱了皱,随及便说:“好,我知道了。”


        走到窗边,看着一脸平静的派老师和他身后一脸看戏的兜兜老师,他内心突然有一点不安,但他还是问到:“老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派先生只是深吸一口气,然后说:“少华,我喜欢你。”


         梁少华愣了愣,看向派先生后方的兜兜说到:“兜兜老师,这个大冒险玩过了。”只见兜兜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不是大冒险,是真心话,少华,我喜欢你。”派先生一句话声音不大不小,全寝刚好都听见了。


         “真巧,”梁少华笑了,“我也喜欢你。”


*同寝一个妹子凌晨被醉酒的教官窗口表白,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误)但这是真的,那时候全寝都醒了,除了我【我是🐷我有罪(╯﹏╰)】


《无题(四)》

*我真的不是因为这对cp才腐的


*我也是好久以后才知道兰丸是男孩子😂(难怪你们说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这对cp是竹马啊,如此cp感怎么这么少人站啊


        神童成功以己之姓冠兰丸之名后便认真接手了家族事业,两人一个总裁一个老师,每天都很忙,好像没有很多两人相处的时间,而家里的佣人表示,你们太小看他俩了。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子时,神童拓人已经醒了,他正抱着兰丸,安静欣赏爱人的睡颜。当太阳再升起一点,神童觉着时间差不多,才恋恋不舍地将兰丸叫醒,再趁着他还在犯迷糊时蹭一个早安吻。


        而这些才只是一天的开始,早餐时,神童总是偷偷藏起自己的咖啡,还非要向兰丸告状说佣人欺负他不给他准备咖啡(拜托,你是大佬欸,谁敢欺负你啊,佣人是有苦说不出啊)而兰丸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以嘴对嘴的方式将自己的牛奶喂给他。


        而晚上回到家后才是两人最忙的时候,匆匆吃完晚饭,然后两人便一头扎进书房,一个批改学生作业再加准备课件,一个看会议记录和底下人的策划案。


        九点钟,书房的门会准时被敲响,是家里的老佣人来送牛奶了,当两人同意她可以进来后,她也是礼貌地告知自己的意向且安静地开门,但进门后还是被闪瞎了眼。


        只见神童坐在椅子上将兰丸圈在自己怀中,把头窝在他脖子边,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佣人一时间觉得自己的牛奶好像多倒了一杯。


        啊,今天又是狗粮满满的一天呢!


@三可

Yiii慕离:

“又跟人打架了?”
“……关你屁事”
“这次又是谁先动的手?”
“……”

《万圣节小贺文》

*为什么这两人cp感如此强烈我却只能写出节日贺文?【我:一定是脑洞的问题。(点头)脑洞:全都怪我∽∽】


*又是你们熟悉的人物性格OOC【我:脑洞的锅。脑洞:再见,我要离家出走。我:对不起脑洞,我错了(没错,就是这么狗腿子)】


        派先生作为一个“非人类”虽然仿佛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但他绝对不知道这世界还有万圣节这种节日。


        梁医生虽然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古板学生,但奈何节日氛围实在太重让他了解到了这个日子。


        一开始梁医生也就了解而已,但突然他发现自家的那个“非人类”好像并不了解国外的节日。于是他开始筹划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身为一个医学上的高材生,梁医生见过各种不同情况的尸体和伤患,对于受伤不同程度对应的不同样子他是清清楚楚。


        一向满勤的他却在万圣节前请事假回家,虽然教授知道他家应该没人但奈何可能是亲戚家的事,况且梁少华的天赋让教授放心签了假条。


        梁医生带着自己准备的恶作剧小道具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下了火车他便一路狂奔向“渊”酒吧,在路人看来他是有急事而在赶路,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为了让他看起来更加虚弱一点。


        来到“渊”酒吧门口,他却又心生了一丝胆怯:他的爱人在里面,这时他才真正懂得什么是“近乡情更怯”。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进了“渊”。他急匆匆的走进卫生间,为了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他躲进酒吧卫生间的最后一间,然后开始给自己化妆完成这场他已经无法回头的恶作剧。


        梁医生在卫生间里躲了很久,直到酒吧里安静地只剩他自己的呼吸,他看了眼时间发现时间也已经很晚了,而这个时间是他十分熟悉的时间,因为上次中秋派先生喝多了,他才知道这个时候派先生都会在书桌前给他写信。


        他静悄悄地上楼,来到派先生的房间前,门缝透出的灯光证明了里面有人。


        梁医生在心里默数“三、二、一”然后深吸一口气撞门进去,摔在地上,口中大叫:“派,救我!”而下一秒他便听到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显然听到爱人的呼救,一向冷静自持的派先生混乱了,他匆忙来到房门前看到的却是衣衫残破,满身鲜血的梁医生。


        派先生赶忙抱起梁医生,小心的将他环在怀里,并不断询问发生了什么,而虽然已经达成恶作剧目的的梁医生心血来潮逗逗派先生。


        他慢悠悠地抬起手摸上派先生的脸“派,我…咳咳…我快不行了…这次勉强拖着…咳咳…这残缺的身体…咳咳,就是…就是为了再见你一面,咳…再对你说一句对不起,还有,我爱你。”说完,他闭上了眼,手慢慢从派先生的脸上滑落,了无生气地落在派先生的怀里。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派先生抱着梁医生的“尸体”全身在颤抖,像是在极力隐忍自己的伤痛。


        感觉到这一切的梁医生良心有些不安,终于决定不再恶作剧了,他悄悄睁开眼,在派先生的怀里闷闷地来了一句:“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蛋。”然后趁着派先生发愣的时候偷偷抬头吻上了派先生的唇,良久,才松开,对他说:“嗯,糖很甜,不捣蛋了,万圣节快乐啊,我亲爱的派先生。”


派先生看着怀里笑得很开心的梁医生,狠狠地抱住了他,在他耳边低语:“你也快乐,我亲爱的的梁医生。”


中秋贺文

还是要来发一波,虽然没人看: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89874088875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