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

额,我可能是个假的浙江人

@三可

Yiii慕离:

“又跟人打架了?”
“……关你屁事”
“这次又是谁先动的手?”
“……”

《万圣节小贺文》

*为什么这两人cp感如此强烈我却只能写出节日贺文?【我:一定是脑洞的问题。(点头)脑洞:全都怪我∽∽】


*又是你们熟悉的人物性格OOC【我:脑洞的锅。脑洞:再见,我要离家出走。我:对不起脑洞,我错了(没错,就是这么狗腿子)】


        派先生作为一个“非人类”虽然仿佛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但他绝对不知道这世界还有万圣节这种节日。


        梁医生虽然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古板学生,但奈何节日氛围实在太重让他了解到了这个日子。


        一开始梁医生也就了解而已,但突然他发现自家的那个“非人类”好像并不了解国外的节日。于是他开始筹划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身为一个医学上的高材生,梁医生见过各种不同情况的尸体和伤患,对于受伤不同程度对应的不同样子他是清清楚楚。


        一向满勤的他却在万圣节前请事假回家,虽然教授知道他家应该没人但奈何可能是亲戚家的事,况且梁少华的天赋让教授放心签了假条。


        梁医生带着自己准备的恶作剧小道具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下了火车他便一路狂奔向“渊”酒吧,在路人看来他是有急事而在赶路,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为了让他看起来更加虚弱一点。


        来到“渊”酒吧门口,他却又心生了一丝胆怯:他的爱人在里面,这时他才真正懂得什么是“近乡情更怯”。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进了“渊”。他急匆匆的走进卫生间,为了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他躲进酒吧卫生间的最后一间,然后开始给自己化妆完成这场他已经无法回头的恶作剧。


        梁医生在卫生间里躲了很久,直到酒吧里安静地只剩他自己的呼吸,他看了眼时间发现时间也已经很晚了,而这个时间是他十分熟悉的时间,因为上次中秋派先生喝多了,他才知道这个时候派先生都会在书桌前给他写信。


        他静悄悄地上楼,来到派先生的房间前,门缝透出的灯光证明了里面有人。


        梁医生在心里默数“三、二、一”然后深吸一口气撞门进去,摔在地上,口中大叫:“派,救我!”而下一秒他便听到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显然听到爱人的呼救,一向冷静自持的派先生混乱了,他匆忙来到房门前看到的却是衣衫残破,满身鲜血的梁医生。


        派先生赶忙抱起梁医生,小心的将他环在怀里,并不断询问发生了什么,而虽然已经达成恶作剧目的的梁医生心血来潮逗逗派先生。


        他慢悠悠地抬起手摸上派先生的脸“派,我…咳咳…我快不行了…这次勉强拖着…咳咳…这残缺的身体…咳咳,就是…就是为了再见你一面,咳…再对你说一句对不起,还有,我爱你。”说完,他闭上了眼,手慢慢从派先生的脸上滑落,了无生气地落在派先生的怀里。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派先生抱着梁医生的“尸体”全身在颤抖,像是在极力隐忍自己的伤痛。


        感觉到这一切的梁医生良心有些不安,终于决定不再恶作剧了,他悄悄睁开眼,在派先生的怀里闷闷地来了一句:“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蛋。”然后趁着派先生发愣的时候偷偷抬头吻上了派先生的唇,良久,才松开,对他说:“嗯,糖很甜,不捣蛋了,万圣节快乐啊,我亲爱的派先生。”


派先生看着怀里笑得很开心的梁医生,狠狠地抱住了他,在他耳边低语:“你也快乐,我亲爱的的梁医生。”


中秋贺文

还是要来发一波,虽然没人看: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89874088875239

《无题(三)》

*哨向


*哨兵×向导在百度百科上有详细的解释,但因为太详细了,我不想看了,就……你们懂的


        陈泗旭和张真源是一对默契度极高且能力极强的哨兵和向导。


         但张真源有一个奇怪的情况,就是他每次用精神力进行大范围的压制后,一定会发烧。


        不过战争的次数不断减少,强度不断减弱,泗源二人组越来越闲,每天就只是在塔里喝喝茶,种种花,明明只是两个年轻小伙,日子过得像个老人家一样。


       直到有一天上级下达死命令让张真源去带一组新生,才使两个已经开始筹划逃离的人安定下来。


        第一节课,张真源穿好制服幻想着自己可以一推门就靠自身帅气来振住那群小孩,然而……


        当张真源推开门后,原来吵吵闹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然后几秒后,人群更吵了。


        “哈哈哈哈哈,教官居然比我还矮。”“哇,教官怎么可爱的吗,我看起来都比他强,他真的能上战场吗?”……


        然而一向好脾气的张真源火了,一句话也没说就释放了自己的精神力,这强大的威压让所有人瞬间跪倒,连反抗之力也没有。


        而此时正在附近散步的陈泗旭感受到了这熟悉的精神力,眉头一皱,打开了精神链接。


        突然接通了精神链接的某人方了,一点一点收回自己强大的精神力,并计划早点下课自己好逃,但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大门又一次被打开,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新生们心又一次被提了起来。 

              

        然而进来的人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们,而是默默抬起一只手数“三、二、一”话音刚落,张真源便软绵绵地倒在了来者怀里“我好像还是发烧了,快抱我回去。”语气中略带撒娇的感觉让新生们身上纷纷起了鸡皮疙瘩。


        陈泗旭将他打横抱起,轻轻地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吻:“遵命,我亲爱的搭档。”


《无题(二)》

*emmmmmm,文笔…我没有那个东西

*没头没尾,全靠你们自己脑补

*人物性格,还好吧

*脑洞这种东西,你们懂的

*建议搭配《空白格》食用

        “苏图,对不起我依旧无法…”方想实在无法将这样残忍的现实告诉于自己的爱人,他的头低低的,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那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眼。

        苏图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再将他搂进自己怀里,下巴轻轻搁在方想的头顶上:“没关系的,你我之间从来不存在什么抱歉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绝不会像她一样的。”

        感受着爱人的体温,过了许久,才从怀里传来方想闷闷的声音:“嗯,我知道了。”

《无题(一)》

*随笔写写
*灵感来自去大学路上看到的风景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性格ooc
OK?Let's go
         易言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帅哥,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但他日常高冷面瘫,妹子们对他是有贼心没贼胆啊。

        自他成年自己将自己的房子屋顶设置成紫色后,妹子们更是只敢远观,不敢亵玩(当地习俗是成年的未成年男子盖的新房的房顶一定有表明自己对对象的要求)。

        樊棋是易言的竹马,他有个小秘密,就是他也喜欢易言。

        樊棋本来想把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里,可惜有一天被其他喜欢易言的妹子坑了(对,就是真心话大冒险),不得不去买了一套女装,然后去向易言告白。

        当他噤噤颤颤地敲开易言的家门,正准备告白时,易言一反他的高冷人设很没形象地抱着肚子笑了起来:“花花,你这样穿真的好违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樊棋很生气,但瞟了一眼远处已经石化的妹子们,只好叹了一口气,抬头对上易言的眼睛,认真的对他说:“易言,我喜欢你。”

        这一次,石化的成了易言,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一把把樊棋拉进自己怀里:“蠢花,我也喜欢你。”

        好不容易从男神形象破坏的情况缓过来的妹子们,又一次石化了。

*哇,第一篇就写自己男神,我最近也有点飘啊~( ̄▽ ̄~)~

《无题》系列

*此系列所以文皆名为《无题》(实在是因为起名废啊)
*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篇文章😝(更文速度偏慢)
*每篇文写的都是不同的cp(冷cp偏多)
*所有的cp均为架空,与原文,现实,原动漫没多大关系
*本系列均为短篇,如有长篇,这不可能

嗯,一篇迟到的七夕贺文
冷cp
人物性格ooc
写在微博了
下面是链接
https://m.weibo.cn/5740859413/4274158571105481

记一些奇奇怪怪的经历

我:走了走了,我们两个电灯泡(我们俩都是白衣,而且今天太阳很足,然后我拉着我表弟的袖子走了)

我和我表弟在前面走走争执哪朵花好看,然后我表嫂在和我表哥说话,我听到一句:可惜他们是兄妹

emmmmmm,鬼知道我今天经历了什么

甘罗:大公子,臣最近学了首歌,想唱于你听。